昨天下午,天橋公安分局的民警將戶口簿送到了制錦市街32號於女士手中。拿著盼了32年的戶口簿,於女士有些激動。回顧這32年的黑戶生涯,於女士感慨良多,出行不能坐火車,外出打工只能幹零工,經濟困難也無法申請廉租房,並且影響了下一代的落戶和生活。為了同樣沒有“身份”的兒子能早日入學,於女士向警方求助,最終在民警的幫助下,終於給自己和兒子一個明明白白的“身份”。文/記者 高倩 圖/記者 劉暢
  A出行住宿 都是麻煩
  出生於1982年的於女士今年已經32歲了,但從出生的那天起,她就沒有戶口。原來在32年前,於女士的父母非婚生下她。當時,在沒有辦理結婚證的情況下,孩子是不能落戶的。後來,由於父母長期兩地分居,她的戶口一直遲遲未落實。
  16歲那年,於女士從濟南到青島打工。沒有戶口和身份證讓她處處碰壁,從此,便過起了東躲西藏的日子。“這幾年,只要出遠門需要坐車,再遠也只能坐汽車,因為沒身份證不能買火車票,而且無法單獨住旅館。”她說。在青島的這十幾年,找工作只能找一些小店打工,“他們對身份證的要求不是很嚴格。”
  除此之外,租房子更是困難。“人家房東肯定跟你要身份證,沒有身份證一般不會租給你。”無奈,於女士只能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最怕來查暫住證了。東躲西藏的日子太不好受了。”
  B沒有戶口孩子也上不了學
  六年前,於女士在青島同一名男子成婚,由於她沒有戶口,所以兩人無法辦理結婚證。婚後,於女士全靠有“身份”的丈夫幫著打理生活。
  五年前,兒子出生了,沒有出生證明,也就沒辦法落戶。眼看今年五歲的兒子就要入學了,於女士心急如焚。昨天下午,在於女士家中,記者見到了她五歲的兒子,小家伙見到了民警,很是活潑。“孩子那麼大了,從來沒進過學校門。”她說,孩子沒戶口就不能上幼兒園。幼兒園被耽誤了,可小學不能再耽誤了。
  這幾年,於女士一直想辦法給自己落戶,但由於諸多原因,遲遲沒能如願。“我受了這麼多年苦,不能再耽誤了孩子。”今年8月份,於女士從青島回到濟南。通過多方打聽,將自己的情況反映到天橋區公安分局民生警務台。
  C經親子鑒定後終落下戶口
  接到這一情況後,天橋區公安分局民生警務台將信息轉交給於女士媽媽所屬的制錦市派出所,並聯合戶政管理科,經過DNA親子鑒定和情況的核實,終於幫於女士將戶口落在其媽媽那裡。昨天下午,當於女士從民警手中接過戶口簿看到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時,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個勁兒地流淚。“媽媽,我終於是個有身份的人了!”她對母親說。“這些年,可苦了孩子了。總算熬出來了。”母親朱女士說。拿著新戶口簿,於女士告訴記者,辦好身份證後,第一件事就是到兒子出生的醫院開出生證明,為兒子入戶,抓緊入學。“我的最大心愿是和丈夫領結婚證,成為名副其實合法的夫妻。”於女士說,辦完這些,她就回去申請廉租房,給自己和孩子一個真正的家。  (原標題:“媽媽,我終於有了身份”)
創作者介紹

只售

jj33jjfnk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